手机
当前位置: 查字典名言网> 励志人物> 柳传志:谁在心疼联想这个企业

柳传志:谁在心疼联想这个企业

有奖投稿2014-01-08名言网-励志人物

柳传志:谁在心疼联想这个企业

我在中国已经做了26年企业。联想集团在2004年并购了IBMPC业务,从已经过去的6年时间来看,我们的并购被认为算是成功的。因为联想集团的营业额和利润的增长远远超过市场平均值,更重要的是,中国团队和国际团队非常好地融合在一起。

我的美国职员常常会很奇怪地问我,像我这样40岁才开始创业,而且是科学技术人员出身,一天MBA也没读过,为什么能够让企业持续发展?这个问题我觉得跟专门研究学术的哈佛教授们在一起讨论很有意义。

本土市场:土办法的成功

大家知道,在1994年前中国政府是不允许外国PC厂商进入到中国的,为了保护自己的民族工业,大概从1993年开始,国家就把批文取消了,关税也降低了,当时AST、IBM的PC大量进入中国。就在1993年这一年,当时的国内PC巨头长城垮掉了,完全抵挡不住外国PC厂商的进攻。

当时我的企业是一个非常小的企业,无论是资金、技术、管理等都完全没法和人家相比。当时联想占中国市场份额不到2%,但是我们内部拼命做研究,不去跟外国企业比,找自己本身存在的问题。调整组织结构和销售模式,6年以后的2000年,我们占了中国市场份额的27%,稳居第一名。

大家可能关心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取得这样的成果。

第一件事情,我们认真分析和研究了我们所在的行业、我们的工作和业务。PC业的特点是由于技术飞速进步,使得元器件价格不断飞速下跌,所以库存时间的长短成了成本的最关键问题,你库存的时间越长,成本就越高。

在当时没有ERP的情况下,我们采取了一套土办法来解决库存问题。比如什么样的货,用什么样的方法订货,元器件要采用小步快跑的方式订货,什么样的东西要大量订货等等,做了一系列这样的分析。这个分析做完了以后,效果非常的惊人,竟然能够在那一年通过6次降价,最后市场份额大大增加,利润也大大增加。中国同行根本就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而国际同行我也不知道他们弄懂弄不懂,反正他们没有什么反应。

另外在技术上,我们不能做CPU,也没有能力做操作系统,但是在1998、1999年大家都想上网的时候,消费类客户没有办法上网、不会上网。因为你要上网的话,必须要自己给电脑插一个卡,然后装上软件,还要到电信机关登记,这个过程很复杂。我们当时推出了电脑有一键上网的功能,摁一个键就可以上网,这个技术似乎不复杂,但这让我们的市场份额增长将近10个百分点。

后来我们遭遇了戴尔的冲击。戴尔1998年进入中国后,我们就打不过他们,我们的市场份额开始下跌。2003年详细研究了戴尔的工作模式后,我们走了一个非常冒险的模式:既做直销也同时用渠道来做消费类客户工作。这要求在管理上、文化上、执行力上都非常强,这件事情我们做成功了。2003年以后,戴尔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就被我们压住了。

国际化:磨出核心价值观

把这些问题弄清楚之后,才敢去参加国际竞争,去并购,后来就有了IBMPC并购的事情。并购的时候我们要考虑很多事情,比如IBM为什么要卖?为什么IBMPC是亏损的,我们买了以后就能够赚钱吗?我们主要想买的是什么东西,品牌、技术还是国际化资源?买了之后,美国人还会再买ThinkPad吗?如果公司变成一个中国人做大股东的公司会怎么样?美国员工还会不会继续为我们工作?这些问题都做了详细的考虑和预备方案,后来发现这些问题都不大。

最大的问题是文化磨合的问题,就是中国人和美国人、欧洲人在一起工作,从董事会到管理层怎么能够配合好,怎么能够不发生矛盾。我们在中国做,这些都不是问题,但一出国是不是能够做到就不知道了。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人绝不能当CEO,CEO一定要请美国管理层来担任,等到我们真正学会以后再考虑其他的选择。

大家知道,我们换了两个CEO,金融危机以前是一个国际CEO,当时联想亏损了2个多亿美元。表面上看是金融危机的问题,实际上没有金融危机早晚也要出问题,因为在那个时候文化上出现了相当大的碰撞,从董事会到管理层,几乎是国际人士为一体,中国人为一体,真要那样的话这个公司就会彻底完了。金融危机后我们又重新改组,我来担任董事长,原董事长杨元庆来当CEO,重新调整后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联想集团2010年增长率是24%,全球的增长率是-1%,戴尔、HP、宏他们的增长率都远远低于我们。为什么?就是因为现在新的管理层,中国人、美国人、欧洲人变成了一个非常和谐的团队,他们制定出很好的战略。还有没有真正的主人。谁在心疼这个企业?这个企业不赚钱了谁在管他?如果我是HP的老板,我一定会找马克赫德单独谈话,你看你这个家伙做的什么事情啊,你还不好好承认错误,把2万多美元赔偿就算了,好好干活吧。

因为我是企业的主人,两年多以前,我已经65岁了,那时候联想集团出现了问题,我还要回来重新出任董事局主席,因为我代表公司40%以上的股份。完全市场化的企业,如果小股东占据重要地位,董事会里的董事会为企业长远发展考虑吗?不会,他们更多的是为了遵纪守法,不让管理层侵占股民权力。如果说我作为股东代表,同时也是一个投资者,我所投资企业最重要的办法就是让管理层有股份,让他们真的成为主人。联想控股下面有若干个公司做得都非常之成功,主要原因是舍得把股份给管理层,让他们当主人。

联想控股下面有一个基金叫弘毅投资,2003年创办的,现在掌管着500亿人民币资金。在对地方国企进行投资的时候,我们发现国企领导人非常能干,而且很忠于职守,我们进去以后通过期权或者贷款的方式,让管理层有百分之十几的股份,他们的能力就会大大迸发出来,用我们的话说就是打开了笼子的门,把老虎放了出来,他们会做非常了不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