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当前位置: 查字典名言网>文学 >存文学简介

存文学

/文学

兽之谷

 作者:存文学[哈尼族]

  山寨里处死了一条错把小孩当野兽的猎狗。   一条狗影凝然不动地在老栗树下站着,二豹走近时那影子倏然消逝。他感到很奇怪。朝四周看了看,什么也不见,只嗅到一股浓浓的腥味从树洞里冒了出来,他停下来站了很久,很久。   雾很浓,浓得像米浆。林子里的蜘蛛被牢牢地粘在自己织的网上,飞鸟的翅膀也被紧紧地粘住了,成了一个个雾团子。   懒懒散散的雾雨在沙沙地飘洒着,沿着那条被野兽踏出的小径,二貌走进了灰??鞯纳焦龋?强缸诺睦锨挂卜路鸶沾铀?锢坛隼吹氖髦σ谎??炖炝芰艿赝?碌糇潘?椤K?叛弁?ィ?诤??脑渡较裰唤┧赖囊笆尢稍谀抢铮??Φ氖饕彩且??囊黄???夷俏砘乖诩优ㄗ拧?BR>   这样雾气弥漫的早晨,除了二豹,那些猎人们谁也不会闯到这山谷里来的,视线不清,随时都可能突然和野兽相遇,让人防不胜防。二豹顾不上这些了。   学校放了假,老师就要回城里去,他要猎一只野兽给她带去。   林子里,野果和蘑菇散发出诱人的气息,这些浓郁的香味会把野兽牵来的,他不由得警惕起来,放慢步子,小心翼翼地拨开挡着的枝条,像山猫一样竖起耳朵搜寻着每一种声响。   二豹不禁想起了那条猎狗。   那是一条极优秀的猎狗啊,每年都有几桩惊心动魄的故事发生在它身上,它成了山寨的骄傲。   二豹清楚地记得,那次人们把一只受伤的老熊追进了怪石嶙峋的山洞,且洞内非常晦暗,在猎人们本以为无望了的时候,那猎狗却一头扑进了洞内,接着就听到一片嗷嗷的搏斗声传来,人们于是就在洞外呐喊助威,一会儿,洞内的声响没了,那狗满身是血一嘴熊毛地走出了洞子。那可是一头二百斤以上的大熊啊。      穿过一片茂密的杂木林,林子更深了,走来十分艰难,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藤子和荆棘,一棵棵横七竖八的风倒木,使得他不得不时而弯腰,时而侧身,时而像蛇一样爬行。好似为了证实二豹的判断,远远的林坡上传来了几声麂子的吼叫和奔跑的声响,附近的树木也神经质地摇晃起来。   吼声过后,他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的响动,这一带他带着老师来过的,响声传来的林溪旁有一棵大叶枇杷,它结出的果子像蜜一样甜。   “?~?~!”   “?~?~!”   驻足细听,他辨出了雾雨被骤然摇落的声音。他想一定是蹿来寻早食的野兽正上树呢,果子狸?猴子?抑或是熊?他的心怦怦然然跳了起来,他放下枪来把上面的雾珠子抹去,迅速拔去塞在枪口上的干草,从贴身的衣袋里掏出卵形的麂皮弹袋,把一粒沉甸甸的铅弹填进了枪膛。   来了一股大风,林木吱吱嘎嘎地摇响起来,整个山谷也发出了声响,黑雾像波浪一样涌了起来。   “呜哇!”   “呜哇!”   一种不知名的鸟在一处角落里发出了凄惶的怪叫,二豹感到有些莫名的惊恐和不安,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阵风过后,林子又恢复了宁静。   二豹小心地又往前挪了几步,这时他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团黑影正在蠕动,看那笨拙的上树姿势,一定是头熊。他猛力吸了一口气,想从空气里得到一点气味,可是那讨厌的雾是从他的身后缓缓往前涌的。他不再往前,要是熊闻到了人的气息,它肯定会下树就逃,它的鼻子比狗还灵哩。   他只好蹲下来,张眼窥望着。对!它那一举一动肯定是只熊。那熊掌可是一味大补呢。对,就把它给老师带去。二豹想起了那条猎狗,要是它在多好,它可是个最得力的好助手啊,那次猎豹多亏它帮了大忙。   一只金钱豹被打伤了,他顺着血痕尾随而去。二豹毕竟年轻,想不到那豹子的狡滑。那豹子走了一段后突然从上面踅转回来,悄悄地在上面潜起。二豹提着枪两眼只盯着前面,陡然听到飕地一声响,他把身子一偏,根本来不及放枪,那影子便遮在了眼前。他下意识把枪一丢,一抬手便抓住了那热烘烘、粘乎乎的一块东西,他抓得很紧,只是顺着手看过去时,才知道抓着的是那条豹子糙烈烈的舌头,他和它都没了办法。   它和他对峙了大半天,那豹子痛不欲生地哼哼着用那粗硬的尾巴不停地扫着身后,二豹的手也渐渐失去了气力。他想,只怕要倒霉呢,不料那条猎狗突然出现了,它汪地叫了一声就朝豹子扑上来。事后,二豹抱起那猎狗又亲又吻的,把豹皮剥了,把那豹子的心赏给了它。那狗也深情地对二豹摇了摇尾巴,仿佛不是它救了二豹,而是二豹救了它。   唉,那是一条多么知情知理的猎狗啊。   雾很浓,浓得像米浆。太阳大概被死死地粘在山腰上了,不然它为什么升不起来!   那黑影在树枝上动荡不停的,看来熟透的果子真不少呢,千万可不能让它撑饱肚子逃了。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影子的一举一动。   一条草蛇探着头从旁边游了过来,吐着艳红的蛇芯子悄悄地从他的脚面上滑过,没入了一片茵绿的草丛。   二豹把枪端起,贴在前面的树干上,枪口对准了那团影子——   “砰!”   一束火光划开了一道雾的口子。   林子里一只卧着的公鹿蓦然惊起,几只躲在树下的白鹇鸟被吓得呱呱乱叫,这同一时刻,枇杼树上的影子也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二豹抑住喜悦,赶快装上了又一枪弹药,听地上没了动静,他才拖枪奔了过去。   可是,当他赶到猎物面前时,那猎物却惊得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   雾太浓了,浓得像米浆。痛苦被稳稳粘住了……   她躺在披着挡雾雨的?衣上,身旁倒着一只竹篮,竹篮边滚落着些彤红的枇杷果……   二豹耷拉着脑袋,抖抖战战地拄着枪站在老师面前。   一切都是因为那张金钱豹皮啊。豹皮绷晾上了,还没来得及把它拿去供销社换成铅弹,来了阵风把那皮子卷了下来,一个调皮的小孩就把那皮子披到身上在寨边的灌木丛里藏起来吓唬自己的小伙伴们。那个暮色朦胧的傍晚,那猎狗自个儿到林子里追到了一只山猫叼着回来,走到灌木丛附近时它嗅到了那股浓烈的豹子味,它放下山猫,朝气息飘来的地方一看,它看到了那色彩斑斓的豹皮,便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当听到孩子的尖叫声时,它松了口,孩子的脖子上已留下了两排血口子。   那猎狗急得噢噢地大叫着,刮风似地跑回家去,咬住了主人的裤脚,把主人拖到了咬伤孩子的地方。   远远的传来了一阵钟声,放假了,谁还去敲它呢!他缓缓抬起头来。他感到犹如做了一场出人意外的莒噩梦!   他把目光投向了躺着的老师,他没见过睡着时的老师的样子,但他知道老师每晚上都在熬夜呢。他觉得老师像是太疲乏了,她睡着了。   雾无声无息地散去了,太阳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斑斑驳驳地荡漾在老师的身上。一片晚落的阔叶闪烁着金黄色的光亮从高高的枝头悠悠地落下,飘入了老师那梦幻的土地。老师再也站不起来了,她永远走不出这片痛苦的林子了。   二豹的心在阵阵涌痛,他希望能有谁来惩罚自己:让熊拍扁自己的脑袋!让豹撕碎自己的胸膛……让,让天大的痛苦盖下来吧!   “讨厌的毒雾啊,是你伸出的摩掌把我的眼睛给遮住了。现在要我怎么办呢。”他搂住一棵树使劲地摇撼着。   “?~啦!”   “?~啦!”   他好似要从树身上摇出个主意来。   自从老师把那只金灿灿的铜钟挂到老榕树上后,那钟声就挤进了山民的日子里,掺入了雾气和阳光中。每当钟声一响,人们就会发现,那老榕树的每一片叶子都奇异地颤动起来。   开初是没人到学校里去读书的,因为寨子里很多的人都在看着二豹,他的阿爸是猎人们的头,他不干的事很少有人去干的。   老师找上门来了:“大叔,叫二豹上学去吧。”   二豹的阿爸指着门前的一蓬竹子说:“山里人有这样的一个谜语:小时做菜,大了做筷,说的就是这竹子,现在二豹年纪不小了还去读书,合适吗?”   “二豹年龄是大了些,学些知识总是有好处的,再说寨子里好多人都望着他呢。”   “老师,难得你的好心了,要没人去读,你就回城去吧,这山里的孩子长大了不是尾在麂子马鹿后面跑,就是在犁沟后面跟的,你教他们些字用不了几年就会在坑坑洼洼里漏光的。”   “……”   看老师挺委屈的样子,二豹的阿爸又不忍心,就对他说:“老师那样好,你就去给老师读吧,风来了树叶要响,她是老师,总得有人去听听她讲的……不想听,就是看看那钟也有意思的。”   二豹到教室里一坐,在那些小同学中间就像林子里的望天树一样高出了一节,他在教室的后面可以看到每个同学的头顶。是啊,都长成了一棵可以制筷的竹子了,还和这一棵棵嫩笋在一起多没劲。   老师在黑板上写着字,他可以从一行行的字缝里看出一只只獐子、麂子隐着的身子来,那一个个拼音字母,又常常使他想到那些小动物的耳朵;列算式的时候,他眼前的枝头上就会有一群荡来跳去的小鸟。   老师站在讲台上见二豹愣愣地盯住一个地方发呆,就猛然提问二豹,二豹会不着天地的回答:“野熊!”把全班人逗得大笑,这一来常把他弄得十分狼狈。   只要一听到林子里传来砰砰的枪声,二豹心里就像一条被拴着的猎狗一样发慌,脚板的肉就不由自主地跳起来。因此,他恨透了那刺眼的钟。   一天,他趁老师不在一枪把那挂钟的绳子给射断了,他以为这一来被激怒的老师就会把他赶出教室。可是第二天钟又挂好了。第二次他干脆当着老师的面把那拉绳给射掉了。   老师走过来,伸出大拇指说:“好枪法!”她还对四周的学生说,“你们以后当猎手就得像二豹一样。”   二豹大致有些不自在。   “二豹,你能把天上的云彩给射落吗?”老师微笑着问他。   “下次我跟你进林子里,你教我放放枪好吗?”   “寨子里的女人都不打猎。”   “我是山外来的女人想好好地跟你学学。”   “你们城里又没有麂子。”二豹嘿嘿地笑了起来。   “现在我不是在城里呀!”   不管怎样老师还是跟他进林子了,二豹感到很高兴。想好好地露一手给她看看。   “二豹,我考考你,这叫什么样的森林。”   “森林就森林呗,树的森林,野兽的森林。”二豹不以为然地说。   “这叫热带雨林,和北方的大森林不一样。”接着老师给他讲了一串森林的故事。   二豹想不到老师知道得那么多,他觉得很奇怪,就问老师,老师告诉他这大都是从书里看来的,要知道就得去读这些书。   渐渐地二豹和那钟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星期天要是钟声不响,心里就不是滋味。学校放了假,他也常去老榕树下转悠着,按捺不住他也会拉一阵子钟。      钟声仍在回荡着。   也许,这是老师拉响的吧,莫不是什么猛兽又闯到了学校。那一夜,她也是这样拉的。   一群野牛从林子里出来,沿着小路蹿到学校又是斗架又是蹭墙的,尽管老师大吼大叫,它们也毫无惧怕。是老师拉响了钟唤醒了沉睡的猎人。   人们赶去,朝天放了一阵乱枪,嗾猎狗追撵,才把它们赶回了森林。   以后,每当夜幕来临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在学校附近的林子里响了起来。   呜——!   伊伊哟哟——!   那声音似猎人的吆喝,又似无形的幽灵在呼喊。它忽高,忽低,忽缓,忽急,时远,时近,时东,时西,它不断地变幻着不论刮风还是下雨它都在响。   起初,老师感到惶恐得很,它渲染着无边的夜。后来,她发觉从那以后野兽再也不来侵扰了,她逐渐地感到了一种安慰,以后,要是迟迟听不到那声音时,心境便变得不安宁起来。   她问遍了寨子里所有的山民:“那声音是什么发出的呢?”有的就说:“那是森林发出的吧。” “森林,会吗?” “听了你的课孩子们都聪明了。森林难道就不会变。”   问二豹,回答也一样。   是的,老师正在悄悄地改变着这里的一切,她把人们带到了一片峡谷之外的迷人世界,多少年来山民们心里的土地上除了峡谷就是森林,现在也奔驰起了梦幻中的长龙。原来猎到一只野熊就自以为是了不起的“英雄”也偷偷地站到教室外,听老师讲那些树叶一样多的新奇事物,他们打心里佩服起了这位老师,夜深人静时有的人就会带着猎狗到学校周围转悠一圈把那些靠近学校的野物赶跑,不过他们也闹不清那声音究竟是谁发出的。   为了表示感谢,每当那声音响起的时候,她就要轻轻地敲几声钟,对着森林唱上一支歌。   老师的歌清亮得像春天那森林里泛着野花的溪水,二豹一听到她的歌声就会停下来,让那歌声流进心里。   现在,二豹的心里却在流着血!   就像那天将被处死的那条优秀的猎狗:   ……那天,二豹放学回家的时候,那条猎狗已被他的阿爸用条牛皮绳拴了拉到老栗树下。四周站了一群牵着自家猎狗的猎人,他们要让这些猎狗知道失误的下场。   按规矩,猎狗处死前可以享用一次丰盛的食物。一盆喷香的食物就摆在树下,那猎狗走过去连嗅都不嗅一下。   “它知道要死了害怕呢。”   “它肚子饱着呢。”   那猎狗冷漠地看着人们,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这时,那个被它咬伤过的孩子,手里拿着一坨肉走来了,人们拉住他说:“别喂它了,它胆虚了,没心肠吃东西了。”   孩子不听,走到那条猎狗面前。   那猎狗一见孩子,就亲切地对他摇了摇尾巴,孩子把那坨肉递上去,那狗突然向孩子跪了下去,掉了一串泪水。孩子伸手抚摸了一下它的头,那狗便张口接着那肉,“格吱!”“格吱!”地吃了起来。   人们不禁愣住了。   那猎狗津津有味地吃完了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又高高地昂起了头。   二豹想起了那狗的许多好处,就走到阿爸面前替狗求情说:“阿爸,就饶了它吧,一年四季它在林子里穿来钻去的,它的胯毛都磨得光秃秃的,身上带着多少兽爪兽牙的痕迹。”   “别多话,这是规矩!”他的阿爸厉声制止说。   二豹抬起头来想从人群里找到一双同情的眼睛。可是向他射来的却是刺一样的目光。他无可奈何地想去最后摸一摸那狗,那狗却傲然地闪开了。   就这样那猎狗被吊到了树枝上,它没有哼一声,也没挣扎,只是把身子挺得直直的,像条不屈的汉子一样竖立着。   ……   那钟声又清清楚楚地响了起来。   二豹伏下身去,凑在老师的耳边说:“走吧,老师,钟声在催我们呢,是上路的时候了。”   他把老师托了起来,向着前方走去,双脚落在厚厚的叶堆上,他感到有千万只手不停地把他举了起来,推向前去。   一道道,一缕缕色彩绚丽的绳子在他的面前闪烁着,晃动着。那是透下来的阳光。   “老师,快了,我们快到了。”   走着走着老师的身躯云一样地飘了起来,二豹紧紧地跟着她。   当他们过了一道架在深谷的倒木后,二豹转过身来,把这唯一的“桥”一拆,站在陡直的壁顶上呆了一会儿,便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走得非常规矩。

网友关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