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当前位置: 查字典名言网>文学 >陈世旭简介

陈世旭

/文学

跑马山

 作者:陈世旭

  康定城的早上,最响亮的声音是折多河永不止息的奔腾喧闹。有一条如此湍急的河穿城而过的城市,我是头一次见到。康定城建在折多河两岸陡峭的谷地上,沿岸的两条马路是市区的主要道路,汽车只能单行。路边的房屋也大都是单排,静静地依山而立,听任激流的穿过。   康定在藏语里称为“打折多”,即打曲河与折曲河的交汇处,是四川盆地西缘山地和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大雪山中段的海字山、折多山,以及蜀山之王贡嘎山由北向南纵贯全境,将它分为东西两大部分,东部为高山峡谷;西部和西北部为丘状高原及高山深谷区。大渡河北流经东北部,纳康定河出境。境内多雪山、冰川、湖泊、温泉,盛产金银、熊猫、虫草之类。折多河谷充满了神秘感,让人觉得它的每一公里都是一部大书。这里艰险幽深的道路是最早的茶马古道,是古时的巴蜀乃至中原进入西藏的唯一官道。至今在它的小商店里还能看到用金银装饰过的人的头盖骨,城里还保留着临时定做皮革藏靴的作坊。   但康定城最出名的是《康定情歌》。   儿时就听过这首歌了。不需要写出它的那些最质朴不过的歌词,凡是唱过的人,哪怕只唱过一遍两遍,也极少有人会不能完整地唱完它。这首最多只有百年历史的情歌,早已传遍了国内外,成为世界十大情歌之一。康定也因此被称为情歌之乡。   《康定情歌》的作者无从考证。歌里说的跑马山,是县城边上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山,普通得几乎让人失望。曾经有一对法国未婚夫妇不远万里地专程跑来,要在跑马山举行婚礼。在他们的想象中,跑马山是一大片可以纵情驰骋的草原,没想到只是一座陡峭小山上的一小块台地——跑马山的藏名叫“登托”,意思是“垫子”。两个浪漫的法兰西人竟抱头痛哭起来。   事实上这块山坪台地还是有些来历的,北宋时建的仙女寺香火很是兴旺,盛时有喇嘛700余人。清时始,当地土司每年农历五月十三在“登托”祭拜山神,举行赛马会。康定城乡民众云集山坪。赛马者以先后到顶分别赏给不同分量的哈达、茶叶、花红,末尾者则众人戏撒糌粑面,表示驱逐晦气。此地由此名“跑马山”。可以想象那时候,蓝天高远,大地广袤,遍山飞跃着驰骋的骏马,追逐的鹰隼催动猎猎马蹄,生命的豪迈从马背上撒落,人们围住一个关于爱情的传说,跳起巨大的锅庄。情歌响彻了牧人的草地,长长的哈达缠绕溜溜的跑马山。   跑马山小,却拥有一样无边的天空,拥有一样无尽的云朵,云朵端端溜溜地照着一座城,照着城里的男子女子,照着男子女子的来来往往,于是有了人人向往、人人懂得、人人喜欢的千秋万代永永远远也讲不完的故事。   于是有了《康定情歌》。   《康定情歌》是端端溜溜地从云朵里蕴育出来的;是端端溜溜地从阳光里播撒出来的;是端端溜溜地从圣洁的雪山激流里迸发出来的;作为情歌的形象被赋予的跑马山是一个幸运的象征:人类每一个人的心灵里,谁没有这样一座被温柔的云朵抚摸、被明亮的阳光照耀、被激越的马蹄撞击的跑马山——端端溜溜的爱的跑马山,端端溜溜的情的跑马山,端端溜溜的歌的跑马山?   跑马山是无可比拟的心灵的风景啊!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对那两位失望的法国朋友说。   作者简介:陈世旭,江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小说《小镇上的将军》、《惊涛》等曾获全国优秀小说奖。(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12-27)

网友关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