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查字典名言网> 高三励志> 决战高考之巅

决战高考之巅

有奖投稿2016-06-08名言网-高三励志

朱华亲,高二时进入文科班,2004年从黄冈中学考入北大。现为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法语系大一学生。

班上的一本《萌芽》杂志无意之间传阅到我手中,第一篇文章已经被翻阅得有些破旧,上面甚至还有人留下字迹,其中有一句用铅笔写的话让我印象最深刻:一定要杀进北大!!那篇文章就是职烨的《花开不败》。我想,每个读过它的高三学生,都会感动的,都会在自己内心里升起哪怕是一线希望。我一口气读了两遍,久久不能平静。 朱华亲

2004年的寒冬,北大燕园银装素裹,静谧而又安详。热情、自信的笑容,伴随着春节的来临,绽放在校园每一个人的脸上。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北大的第一学期就要结束了。

不知不觉当中,时间总会过的那么快。曾经,我怀抱着考进黄冈中学的梦想,在那个偏僻小镇的初中,默默地奋斗着;曾经,我怀抱着考进北京大学的梦想,在那个赤壁古城的高中,苦苦地追寻着而这一切,都已成为美好而永恒的回忆。

人生当中,有什么比拥有美丽的回忆更快乐的事情呢?

当我听到那些熟悉的歌曲,当我翻开尘封已久的日记,当我收到同学的节日祝福短信或贺卡,当我早上醒来回想起昨夜那个演绎在熟悉环境中的梦,我都会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回过头去看一看,幸福和欣慰总会接踵而至。

那个夏天的蝉鸣

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词藻去描绘,对于每个将要参加中考,面临人生第一次抉择的初中生来说,黄冈中学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太清楚。我常常独自一人想象着那个让人憧憬向往的学校:鸟语花香,青春激扬,书生意气,藏龙卧虎但是,没人敢奢望自己什么。在小镇的初中,每年如果能有一到两个考进黄冈中学,那就是中考的胜利了。而我却是那样的幸运,人生第一次,除了渴望爸爸能给自己买上一辆自行车的第二个理想,在那个夏天实现了!只记得那个夏天的风很凉爽,蝉叫得很热闹,父母的脸上满是笑容,四周时不时投来赞许和羡慕的目光。

我就这样踏进了黄冈中学的大门。开学的那一天,校园装扮得很美。共青道上满是娇艳欲滴的鲜花,一直延伸到雕塑。精神矍铄的老人,天真可爱的小孩,还有脚步匆忙的老师,给校园增添了许多生气。学长们热情地打招唿,当向导,帮忙提行李。安顿好了一切,父母叮嘱再三之后回家了。下午,我独自一人在校园里走着,从寝室到教学楼,从操场到食堂,从植物园到逸夫楼,这里的一切,是那样的陌生而又新鲜。我抬头看了看天,告诉自己:新的生活开始了。

高一的日子给人的印象很深刻。班主任姓郭,三十来岁,教语文,矮矮胖胖的,带着黑边眼镜,长得很有《红楼梦》中形容贾宝玉的那句话的意味儿: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他的脸圆圆的,而且总呈现出健康精神的红色。郭老师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语文老师,有激情,有文采,有内涵,有文人气质,知识渊博,讲课很投入。直到现在,我总觉得,自己无论是写作还是观察事物,分析问题,都受到了他很大的影响。开学不久后的一个周末,郭老师便把全班同学带到与学校仅一堤之隔的长江边上去玩。在沙滩上,我们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和拘束,大家脱掉袜子,追逐嬉闹,踢球,唱歌,做游戏。郭老师还准备了一大堆的智力问答,模仿《开心辞典》的形式,让大家做,大家的答案千奇百怪,引来笑声不断。那个下午,至今回想起来,仍是那样的开心、惬意,那个女同学唱的那首《辣妹子》,至今让人回味无穷。

选择文科

或许注定了我们班将会成为一个文科班。在年级里,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知道,高一年级作文写得最好的是一班,高一数理化成绩最差的也是一班。

班上的人文气息很浓,不知为什么,大家都变得很多愁善感,很爱写作。当别班的老师埋怨学生交作文和周记爱拖拉时,我们班的学生在埋怨郭老师批改太慢,因为我们太想看看自己的评语。每周的作文课都是大家所喜爱和期待的,郭老师会读很多写得好的文章,说不定自己的周记或作文就会在其中。教室后面的黑板和墙上总是贴着密密麻麻的优秀作文,课余大家围的水泄不通,甚至有人见到好文章,情不自禁的大声朗读。我的作文是经常位列其中的,当听到老师或同学的称赞,心里的高兴无法言表。而正是这种单纯的虚荣心理,加上年轻的激情、对新生活的兴致以及自身对写作的爱好,我们不顾一切地抒发着自己的思想,写对生活的感悟,写对时局的看法,写对邪恶的批判,写对美好的向往好作文层出不穷。还记得那篇《钟情白开水》让我整整两个月没买过一瓶饮料,因为:我更钟情于八分钱一瓶的白开水。每周的阅读课,大家显得特别兴奋,早早地跑到阅览室,读报,看杂志,作摘抄。我爱摘抄的习惯就是在那时养成的,这给我今后的作文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在这个班级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宽容和自由。然而,宽容和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特别是在必须以综合成绩论高低的高中,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一群身上还肩负着更沉重任务的高中生。

一次又一次的考试,数理化全军覆没;一次又一次,任课老师露出失望无奈的神情;一次又一次,新换的数学老师信誓旦旦,最后迎来相同的命运。到了下学期,对于我来说,上物理课已经变成了一种折磨。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它的来临,又迫不及待地渴望它早点结束。在我的脑海里,物理公式仅仅意味着字母和符号,我已经失去了学习物理最基本的思维和兴趣。物理课的陈老师却仍然苦口婆心地教导着,每次见到我,总会问一下最近的学习情况,并鼓励我相信自己,不要退却。而我却无法让自己振作起来。那段日子变得越来越黑暗,我怕上课,怕考试,怕遇见老师。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终于越掉越远了。特别当听说高二要分科时,我已决定放弃。陈老师还是苦口婆心,一次又一次地在半路上叫住我,询问着,鼓励着,而我已经麻木了。到了最后,发展到上物理课时我看历史课本,我仅仅想选择一种方式逃避。陈老师发现了,他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但他没有表现出很生气,反而很平静地说:即使是读文科,学一下物理,对将来生活总是有好处的我很愧疚,很难过,我对不起眼前这位一直关心着、鼓励着我的老师,但我没有办法,十六岁,有些东西,注定只能留下遗憾。

一班终于众望所归地成为了文科班,我也如愿选择了文科。

一个人的离开

高二在我复杂的感受中开始了。郭老师开始变得严肃起来,班会课上的话题也越来越沉重。现在,大家选择了文科,也就决定了你高考的方向。高二是文科打基础的关键时候。根据往届的经验,能否在高二打好基础,是你高三能否快速冲刺的决定性因素我开始紧张了,我不断反思着自己的过去。现在难道还能用兴趣二字给自己找借口吗?来到黄高之后,自己真正努力奋斗过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那样没有进取心?从什么时候开始,那样甘于人后,那样麻木不仁?难道来到黄高就是为了这样地活着吗?班里也在悄无声息地变化着,往日那种活泼和激情渐渐变少了,许多同学的头开始埋了下来,桌面上的书也越堆越高;早上当我醒来时,寝室已经空空荡荡。所有的这一切,唤醒了我心中沉睡已久的斗志,我告诫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随后的日子,紧张而又忙碌。语数外政史地,我暗下决心不能让一科落下。我不知疲倦地背书,做题,总结,改错。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每次考试我基本没出过班上前三名。慢慢地,我又找回了曾经的那个自己。

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波澜不惊,直到有一天得知郭老师要离开。

一个晚自习前,郭老师和年级主任一起走了进来,年级主任对我们说:今天跟大家讲一件事,为了支援湖北西部贫困地区教育事业,学校向在校老师发起到了到西部支教的号召,我们的郭老师积极响应号召,申请加入支教的队伍之中,经学校批准,郭老师将到西部一个贫困县支教半年,一班的班主任暂由你们的历史李老师担任我们祝愿郭老师的西部执教之行一切顺利,我们也希望高二一班最终真的不一般教室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或许大家都还没有这个思想准备。郭老师显得不太自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和年级主任一起走出了教室。李老师进来了,大家很沉默,呆呆地看着他。不要觉得有什么太大改变。各干各的事,一切照常进行。李老师作为新的班主任第一次发言了。下面,有几个女生偷偷哭了起来。的确,拿我们班从高一到现在在年级中的成绩来说,郭老师不是一个优秀的班主任。但在我们心中,最起码,他是一位出色的语文教师,他带给了我们很多从分数上无法衡量和反映的东西。记不起从哪一天起,郭老师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另一位代课教师走进了语文课堂。

李老师就这样临危受命,成为我高中生涯中第二位班主任。教室内外,从此多了一个忙碌的身影。李老师很矮很年轻,白白净净的,带着罩住几乎一半脸的眼镜,总显得很精神。私下里我和同学开玩笑说,他长得很像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里的郎永淳,同学反驳说:我怎么没发现他那么帅啊大家都笑了起来。渐渐地,大家适应了和李老师在一起的日子。班上好像也多了一些活力,笑声也开始多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