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当前位置: 查字典名言网> 搞笑语录> 关于盗墓笔记的搞笑经典语录

关于盗墓笔记的搞笑经典语录

有奖投稿2017-12-07名言网-搞笑语录

1做事情可以失败,但不可以在没有第二次机会的时候失败。一个办法

可以没有50%的成功率,甚至可以只有10%的成功率,但必须留有余地,

这样,其实就拥有后续的无数个百分之一百。

2(胖子刚出场时)……我根本没办法停下大叫,一边指着那影子,一边转过头,几乎同时我就看到了那个影子的主人,那是一个脑袋巨大的怪物!手里拿着一只奇怪的兵器,在半黑暗中,那畸形的大脑袋,比任何你能想象到的怪物都要可怕得多得多。那闷油瓶拿起他的矿灯一照,我们看清了这怪物的真面目,它就像……就像一个人把一大瓦罐套在头上面……靠,你爷爷的。

3(三叔看到海猴子那里)……话又说回来,这海斗里的粽子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难道叫海粽子?要不饺子?(吴三省同志真不愧是共和国的盗墓者,关键时刻临危不乱,还能冷静地给对手起名字,真令人佩服也!)

4我听得心头一晃,猛拍了自己一个巴掌,大骂:“吴邪啊吴邪,你他娘的还是不是男人!”(我看到这时从椅子上翻了下来,不知大家有没有一样的感觉:这厮居然叫“无邪”……)

5. 胖子此人仗义搞笑无厘头且很智慧,总之是个复杂的人,口头禅就是 “胖爷我如何如何……”。《盗墓》虫子还没有读完,据说作者也还没有 写完,反正至今为止,虫子还是认为胖子这个人很不简单,应该不是一个 仅仅为了淘沙倒斗而出现的普通盗墓贼

6吴邪在盗洞出口处碰到海猴子立刻滑回去,刚想下去避难时突然胖子一个劲地望上钻:“上上上,那鸡婆又爬上来了!”鸡婆……人家禁婆好歹在某些传说是个神物吧……虽然非常邪……

而闷油瓶是职业级别的突然失踪人员,他突然失踪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他老人家已经归西了,你要找他就割脉

吴邪让胖子把干尸固定在天顶上,胖子说 你让我去当董存瑞阿

你背后长出白毛来了,再养养估计能培育出一棵灵芝来

和粽子搞外交

倒斗还带着爽肤水,干脆下回带副扑克牌来,闷时还能锄会儿大D!

打火机和我一起摔死了

无间道大粽子

幸亏我耳屎多

农夫的血--有点甜

小同志,跟花姑娘的干活?

用洗脸盆挡子弹,拿卫生巾抽他们? 卫生巾当成鞋垫,可以吸收脚汗,脚保持干燥,全身就会暖和,我们按他的方法,确实不错,不过我自己又觉得很别扭,想到如果进入古墓中,将这些东西丢弃,若干年后考古队发现,看到棺材边上有这种东西是什么表情。

7.吴邪在怒海沉沙是与秃子的对话——“我专攻挖土的。”秃子说“您 是建筑师?难怪,原来不是我们一个圈子内的,你盖活人的房子,我研究死人的房子,我们还是有交集的嘛。”“我不是建筑师,我是挖掘工人,你研究的死人房子,要我先挖出来才行。

8. 那女的叫文锦,听说是个挺文静的女的,看不出是个摸金的北派,三叔和她好了有5年,女的寻龙点穴,男的探穴定位,号称是倒斗界里的神雕侠侣“停——停——”三叔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大奎,把包里的黑驴蹄子拿过来!这恐怕是千年的大粽子了,拿那只1923年的蹄子,新的怕她不收”

9.说了两遍,那大奎都没有动静,我们回头一看,他已经口吐白末,在那儿抽搐了。要不是环境不允许,我恐怕都要笑出来了。 “人为鸟死——“大奎念念到,潘子踢了他一脚:“有文化不?为鸟死,你去为鸡8死啊。”

10.炸海斗时~ 胖子:要我怎么举?学习董存瑞么?

我一边爬着,一边回忆我爷爷小时候和我说的那些常识,什么古圆近方,秦岭汉坡,九浅一深,哦不对,呸,他吗的。盗墓笔记经典

我见过的粽子都可以搓一桌麻将了。

顺子点了点头,讷闷道:“我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胖子马上道:“有山石掉下来,砸到你头上了。我也中了一块,不过是在肩膀上。”

顺了想了想道:“我们是在山顶啊?哪里来的石头?”

胖子支吾道:“可能是陨石!”

趴在胖子背上的人,鬼气森森的缩在胖子的肩膀后面,也没有因为胖子的转头做出任何反映。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含情脉脉的看着。

我们先是长途汽车,然后是长途中巴,然后是长途摩托,然后是牛,我们最后从牛车下来的时候,前后看还是什么都没,然后看到前面跑来一只狗,我三叔一拍请来的向导,“老爷子,下一程咱骑这狗吗,恐怕这狗够戗啊!”

胖子道:“你不懂。这叫声东击西,你没听毛主席说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这就是那‘汪汪叫’的计策。”

胖子记不住汪藏海的名字,随口就给他起了个外号,我听了差点笑出来。没好气的说“拜托你放尊重点,怎么说汪藏海也是这一派的大师。你见了也得叫声祖师爷。而且那话哪里是毛主席说的,这是楚留香说的。”

:“妈的,想不到这j8粗的树叉叉力气还真大!”然后他就看到我了,一看我就一呆“小同志,在花姑娘的干活?”

11. 就你那血,人家也看不上啊,以前人家多天然啊,吃的是无农药的食物,喝的是无污染的水,那整个就是农夫的血——有点甜。你现在可好,你那血流出来,人家老人家喝了肯定得食物中毒,所以说这就是一糊弄人的东西。”

那大奎对着闷油瓶举起大拇指:“小哥,我大奎服你,这么大一虫子,你楞把他肠子扯出来了。不服不行!”

“去,”潘子头上破了两血洞,还好口子不大,一边嘶牙一边说:“瞧你那文化,这叫中枢神经,人家这一家伙,直接把那虫子搞瘫痪了!”

12. 我还开始以为他存心想吓唬我,可是看他的表情和他为人,又不像是那种人。那闷油瓶不停的发出“咯咯”的声音,又不见他嘴动,我们四个人看着他,那个寒啊,心说不至于吧,难道闷油瓶竟然是个无间道粽子?

我这次是真的觉得有点诡异了,这罐子的举动,好象是在给我们带路一样,就差没说一句follow me了。

13.到了这里,这个符号竟然改变了,那这个特殊的符号意义就让人不得不上心了。会不会是表示这条墓道中有粽子呢,这真是让人郁闷。

14.(七星棺之一里的尸体坐起来时)……一片漆黑,我也不知道那尸体在搞什么,如果它只不停地坐起来,躺下去,锻炼腹肌,我倒也不用怕它,就怕它不知好歹走过来。(吴邪同学好想象力,第八套粽子体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