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当前位置: 查字典名言网> 电视剧台词> 李春天经典台词

李春天经典台词

有奖投稿2013-07-22名言网-电视剧台词

第一次邂逅 梁冰:我说你什么情况啊?你怎么不把脚丫子踩油箱里边啊?我给你俩翅膀你是不是还能飞起来? 李春天:嘿 梁冰:嘿什么嘿 李春天:行行行 梁冰:不是你嘿什么嘿呀你 李春天:咱不说了行么,对不起,我的责任,对不起,我撞了你了 梁冰:本来就是你的责任 李春天:不小心撞了你了,对不起行吗?我这车保了险了,全险。保险公司赔你,全赔。 梁冰:你买了全险你就能撞我啊?保险公司赔我钱它赔得了我时间吗?啊?!你知道耽误我多大事儿啊?买了全险,买全险你怎么不撞火车去啊? 李春天:我神经病啊我撞火车!我吃饱了撑的了我撞火车?! 梁冰:你吃没吃饱我不知道,但是你吃什么我可看出来了 李春天:我吃什么了? 梁冰:你吃枪药了吧你?!你怎么那么横啊?你撞了我了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李春天:我怎么横~你能不能讲点儿理啊你这人 梁冰:行行行,我跟你说啊,我没工夫跟你这儿耍嘴皮子,赶紧给你那全险公司打电话,快点儿! 李春天:嘿,我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真够逗的我发现,开车哪有不撞的呀,真逗

梁冰:我可告诉你啊,修我那车最近地方在香港 李春天:有骆驼不说马,香港脚吧你,什么人哪! 保险经纪:李姐我给你查着了,您这个宝莱车上的全险,追尾咱们负全责,对方什么车您报给我。 李春天:你等会儿啊,(哎,你这什么车呀)他这车我还真不认得,好像是个杂牌儿车 保险经纪:有没有什么标志?或者说有没有什么英文字母? 李春天:没写什么车型,就屁股后面有个8,然后还有俩翅膀 梁冰:嘿嘿嘿(用脚指指车轮) 李春天:你等一下啊,(蹲下)你等会儿啊,轱辘上面有字母,BEN 保险经纪:BENTLEYE啊?我说姐姐,您您您撞了一宾利,宾利您知道吗?您撞什么不好您撞一宾利您见着车您不躲着点儿啊? 李春天:哎,我说你这人怎么怎么说话呢这是!好车不也是得在路上跑吗?什么叫我躲远点儿啊?他就在我前边儿呢我怎么躲啊?我躲得了吗?我愿意撞啊? 保险经纪:您别生气啊,我呢是好意提醒您一下,您上这个保险呀是全险,没错,但是呢,这个全险有一个上额,您现在这个超出上限的部分得由您个人赔付啊。我们公司赔付这钱呀顶多够把这车运到香港的运费,您就更别提修理的钱了。 李春天: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合着我买的全险你不能全赔?!那我吃饱了撑的我买你们全险!我告诉你,你们要这样我明年不在你们那儿保了,我换地儿了我!(对方挂断)喂?喂!喂? 梁冰:你那全险公司怎么说呀? 李春天:这儿信号不好,这儿突然没信号了,断了 梁冰:行了,咱也别说了啊,你呀赶紧给我一个你的卡片,我留个你的电话,修好车后我找你。 李春天:就是,你要早这态度不就完了吗,该解决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是不是(回车里拿名片)你说你就是一司机,你用不着那么横,你就好好说,对不对?我也理解你,撞了车了,你不知道怎么跟你老板交待,没关系的,是吧,你态度好咱们一块儿商量解决,你到时候跟你老板就全赖我就完了,好吧? 梁冰:不是什么叫全赖你呀? 李春天:我让你全赖我还不好啊? 梁冰:好好好,赖你赖你赖你 梁冰:(拿了李的名片)你是都市报的? 你那手机可该换了啊!我的信号是满格! 李春天:这家伙,是给多大老板开车呀牛成这样!

第二次见面,杂志社 梁冰:那个那个 李春天:李 梁冰:嗯,我知道你姓李,那个你那个不是,四季里边的一段 李春天:春天 梁冰:对对对,是没有当妈的给自己闺女儿取名叫冬天的 李:这是我名片,随时找我吧 梁:哎,我说你能不那么横吗?可是你撞的我的车。我那车现在还在修理厂里趴着呢! 李:趴着吧,我又没说不赔! 梁:哎,李小辫儿 李:你叫我什么呢 梁:李春天我那天听你打电话那意思你这保险可是有上限的,你不会赖账吧? 李:我说我赖账了吗? 梁:没有 李:真够逗的,你修完了把账单弄来,你给我送过来不就完了吗 梁:我还给您送过来?! 李:那你转给老康也行,好吧? 梁:你等会儿,驭~那个,到底是你给老康打工还是老康给你打工啊? 李: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 梁:我没看出来 李:你觉得问这种话有意思吗? 梁:我的意思就是说,你以后能不冲我这么穷横、穷横的吗? 李:我告诉你你叫什么? 梁:梁冰,冰雪的冰,我是数九寒天下大雪那天生的,我正跟你相反

12集,梁冰骗李春天说要跳楼 梁冰:(端着茶)姑奶奶我还寻思着您不来了呢,结果没想到您还是来了。怎么了和气哼哼的? 李春天:我一走进那胡同,我就想起来了,我原来来过一次这儿,你这儿根本就没有楼,你这儿都是平房! 梁冰:什么叫平房啊?我这是建筑艺术好不好! 李春天:什么建筑艺术?!我告诉你,只有神经病才会把自己的办公室弄在这儿地方!(转身要走) 梁冰:(上前拉住)行行行,我是神经病,我是神经病,行了吧?但我话没说完呢,你别走啊! 李春天:我跟你没有什么可说的! 梁冰:你等会儿,你没有,但是我有。 李春天:梁冰,你不是要跳楼吗?你赶紧啊,你应该在房顶上待着,你下来干嘛呀,你赶紧上去,你跳啊! 梁冰:不是,刚才我一直在房顶上站着了,我脚踩着房檐等着你来,然后我想,我说我是头先下去还是脚先下去呀?我要是头下去肯定死了,我要是脚下去嘛,残废。我这思想正斗争着呢,左等你不来,右等也不来,我渴了,下来泡杯茶,结果茶一泡好,你来了。听我说,我看你来这儿跑得气喘吁吁地,喝口茶降降火行吗? 李春天:渴死我了!(拿过茶)

网友关注视频